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月明·沧月

 
 
 

日志

 
 

约柜里的风玫瑰  

2008-09-10 15:56: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风玫瑰》上市的确切时间】

    月说:

    9月了诶

    路金波 说:

    再坚持一星期。9月11日,玫瑰在风中吹..

    月 说:

    你看看你的博客……

    路金波说:

    你的粉丝果然凶狠

    路金波说:

    不过这只是理论时间,实际读者拿到还会再晚一周..我们对外宣传就已9以9月19日为准吧..

-------对外完毕的分割线--------

 

    从出道以来,作为将我一手发掘提携出来的最初伯乐,木头一直也是我的良师诤友。从鼎剑阁到七夜雪到风玫瑰,几年来几乎是每完成一篇,我都会诚惶诚恐地双手奉上,等待他老人家看完后的意见——有时候是大力的鼓励,有时候是不咸不淡的“还可以”,有时候会挨骂“写出这样的来真是不应该”(我就不说他骂的是哪一篇了>_<。反正是某个中篇)

    风玫瑰当然也不例外。

    然而不同于一口气看完并给予赞扬的《七夜雪》,木头看《风玫瑰》看得很慢,几度停下来对我表示疑问。在看前头一半的时候,他的评价是:“仅仅是一个好看的故事而已”,然后看了一会,很直接的反问:“但是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呢?你笔下的女猪从未这样彷徨不知所谓。”我:“你继续看嘛……”——看完了东陆部分后,他的疑问是:“奇怪,我不知道女猪回归西域之后,下面九万字还有什么好写?”我:“你看完再说嘛……”

    其实,我自己也有点心虚。因为这次的作品不是我擅长和惯有的风格题材,也不是一手把我从武侠新人培养出来的木头见惯了的“沧月”,如果连他也不能适应和认可,只怕读者更加不能。

    结果,他用了一个通宵,一口气看完了最后一部分。

    偶终于得到了表扬,哦也

    在《风玫瑰》发布之前,贴一下他的评论(为了避免剧透,俺特意删除了部分字句)。

--------转贴的分割线--------

   约柜中的玫瑰

舒飞廉(木剑客,原今古传奇武侠版主编)

这一回武汉笔会,又见鸟窝与沧月。席间大家都在叹,老了老了。鸟窝固然是以相妻教子为乐,沧月也掉进收藏翡翠之类的大女恶癖。想起六七年前我跑去杭州,植物园里的繁华似锦,燕大叔领我去余杭找冷羊肉的兴致,西湖上的阳春丽日,大家都曾有过的游侠光景,而今化为深潭与湛流。

    江湖子弟江湖老,金盆洗手要趁早,这话说起来轻俏,做到,又谈何容易。

所以挑灯夜战,去看沧月的新作《风玫瑰》。三四十万字的大稿,真的是好磨人。直到笔会完了,他们一行人由神龙架被野人骗过后回来,我也只看到阿黛尔失魂落泊地重归故土。等到看完余下的小半,已是一周之后——在藤椅里由凌晨读到正午,看到风息之地,玫瑰怒放,阿黛尔挣出万千情劫,总算是将自己也掉进了这个了不起的沧月式迷宫里。

    发短信给沧月:恭喜你的风玫瑰,打动我,也超越了你自己。

之前我还在向她抱怨:阿黛尔在西陆与东陆梦游,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她的身世之谜,她好像很关心,又好像不关心,她在对男性权力世界变动的漫长等待里,差不多忘记了她爱的人到底是谁?

    但是这样的疑虑、焦灼与愤懑,由流光溢彩的后半部分得到了回报。哈姆雷特本来在第一场里就可以手刃仇人,为什么复仇会延宕到最后?——阿黛尔,这个女哈姆雷特,第一章就可以发现自己的身世,为什么会延宕到最后一章?

    对于读者来讲,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如果没有那些犹豫,那些挣扎,那些游历,主人公如何能了解她自己?

所以作者本人,也放弃了原本可以一口气讲出流畅故事的天赋,去摸索一个由架空小说与虚拟传记混合的文本,掉进这个由东方与西方,由不同的政治漩涡与家国恩仇与男女情爱组成的迷宫里,随阿黛尔一起去跌跌撞撞地摸索。她放弃掉了纯公主那样,成为职场白领的想法(沧月:汗),放弃掉了凰羽夫人那样,成为政治明星的念头(沧月:更汗),也放弃了与女巫母亲创世的噩梦,由男人们的权力世界里挣脱出来,由自已的美貌与诅咒里挣脱出来,完成了沧月心里面心仪已久的隐喻:女人可以通过对男性世界(家国、江湖)的历险与领悟,最终超越,回到神的身侧,获得“爱、洁净、自由与安详”。

这样的观念,与鼎剑阁的女游侠、云荒的创世神相比,已经是在向前,是将《七夜雪》里那个向男人们的江湖献祭的薛紫夜赋予了神性。

    我对沧月讲她“超越了自己”,其实也就是这个意思。

    对于类型小说的作家们来讲,文字的精美、叙事的流畅、故事的创造,这些都非常重要,但我觉得,对于那些应担当起为一种类型开创新局面任务的作家来讲,赋予新的观念,给类型以在当代文化里存在下去的理由才是最要命的,沧月举过女娲造人给泥人吹入灵气的例子——世界色相万千,最重要的,是风与阳光,风吹万物,传入孔窍自由的灵魂,阳光慈悲普照,让它们成长到毁灭。

我还很喜欢这个小说里面一些奇妙的设定与符号。

     阿黛尔由东陆到西陆,事实上,是由佛罗伦萨(我相信沧月一直未将威尼斯、罗马与佛罗伦萨拎清,请将旅行的下一站放到意大利吧(沧月注:胡说,我很明白翡冷翠是佛罗伦萨!但是这个故事里的所有地理名词都是架空的嘛- -))到长安的设定,超越掉了中式与西式奇幻的对立。事实上,让一个西洋女人穿越到中国的后宫里,这是一个有趣的创意。公子楚的叔嫂恋,可与金庸鹿鼎记里韦小宝与那俄罗斯女王(叶卡特琳娜二世?)的YY媲美(沧月:晕死)。阿黛尔奇妙的眼睛可以看到今生与往世,她与西泽尔由教堂下面的血海里诞生,将阿黛尔与西泽尔这样的兄妹之恋,写到地老天荒——这个,都要非凡的创造力,沧月倒是不缺这些东西。

我最着迷的,是阿黛尔藏身的柜子。

    这个又破旧又黑暗又神秘的柜子,自小就陪伴在阿黛尔的身边,对她来讲是母亲温暖子宫的回忆,是兄妹情谊生死与共,是男人们发动政变的避乱之地,是她通向身世之谜的梦的入口,也是她自我超越,最后归于苏美女神的顿悟之所。它好像还是由“约柜”这么一个神器转换来的——“约柜”是上帝与人(其实是男人)的定约,而这个柜子,好像是神与女人的一个约定。这个沉浸在玫瑰花香里的柜子,也由此成为故事的核心,与由女巫母亲传下来的镜子、她眼中若隐若现的光,也成为阿黛尔“挣脱”的法器。

    当然,被我这样迷符号学与女性主义的家伙看到,也是情不自禁地狂喜。

作家去创造作品,就像女巫在血海里去养育那些“茧”。几乎是要耗尽全部的生命力与青春。由《血薇》到《云荒》到《七夜雪》到《风玫瑰》,当年柳枝梅影里的女大学生,加冕到幻想文学的“天后”——文字之道,差不多就是魔道,艰难苦恨,焉得不老。(沧月:55,这句话看得我好难过……)

    但我相信,对沧月来讲,她创造的世界可能才刚刚崭露出一角。尼采去引印度古书《黎俱吠陀》里的颂歌:“还有无数的朝霞,尚未点亮我们的天空”。

    对的,还有无数的朝霞,在等候已经有了准备的织梦者。

 

--------------【完】------------

    其他一些看完后的评论:

    【萧如瑟】:呃……我比较萌西泽尔。不过每次萌不了一会,眼前就浮现出老头子(指江南)的脸,于是立刻就萌不下去了……(江南答:靠,你说要这样的女儿来有什么用?不如一生下来就掐死之……可惜她太大了……)

    【丽端】:最后西域部分真是写的好黑暗好邪恶啊!……大心。

    【小青】:一看到那些鬼要出来,我就兴奋的发抖~我觉得这个要比七夜雪好看!

    【璎璎】:(我忘记她说什么了……汗)

 

    另外,在我阔别今古传奇武侠版两年后,《忘川》将在9月开始重新登陆。

    好消息是偶家亲爱的李堃MM,终于结束了手头上法国的活儿,正好得以重新和我搭档合作~从忘川的第二期开始,将由她配图,复现当年偶们双剑合璧的辉煌岁月:)

  评论这张
 
阅读(7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