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月明·沧月

 
 
 

日志

 
 

杀青  

2008-03-12 19:23:07|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疲倦的爬上来说一声:风玫瑰终于是杀青了。
   这个稿子真是拖了太久,久到我自己都有点不耐烦了。但是,终于,在植树节前夜,把它给杀青袅!~~写完最后一章“晶”的时候,发现结尾部分没有预想的完满,很多地方还存在不足,比如第一人称自述那一段,似乎又犯了过尤不及的毛病——不知道回头修订的时候能否调整回来。
   但我确实有点疲倦了,接下来还要画图纸,就歇一歇,先让这个稿子冷一冷沉一沉。不过,兔子跑得太快也是没有用的,我哥那只乌龟还在后面慢慢爬呢。
   小青是第一批读者之一,她说这个比七夜雪写的好看——她尤其喜欢里面的异界描写部分,一看到鬼要出来就兴奋。因为她说自己认识一些可以看到鬼的人(汗),所以觉得我文里写的冥界非常细致真实,就像我曾经亲眼看到过一样>_<。其实,那个那个……我只是从《寂静岭》那个电影里得到了一点启发而已。我的左眼没看到过鬼,当然右眼也不曾。
   好了,不说那么复杂乏味的事情了。
   写完了,就有更多时间跟小白玩儿。要知道平日我工作忙,如果遇到出差,它就只能一个人呆在家里发呆。就是我在家,多半也是对着电脑在工作,它只能躺在我脚边的小毯子上,无聊而殷切地盯着我,不时哀怨地学学鸟叫希望引起我注意。每次它一唧歪,我就垂下一只手摸摸它的脑袋以示安慰,然后继续奋斗。
    写完那天,晚上九点,和死党约好一起遛狗。
   她带她家的香香公主(一头巨大的金毛巡回犬)出来和我家小白见面,希望两只狗也能成为死党。因为香香虽然块头大,但却是一只很老实总是被小狗欺负的温和金毛,所以死党还一早提醒我约束小白,不许随便欺负它。
   在世贸前面那片大草地上,两只狗狗第一次见面,好奇地凑近了相互嗅嗅。我们看它们似乎自来熟毫无敌意,不由大为欣慰。结果,刚放开链子,还没说完“要做好朋友哦”,只见香香一个猛扑,把体型是她十分之一的小白按到了地上,不由分说就是一阵狂亲猛舔!
   可怜的小白惨遭强暴,拼命挣扎惊叫,却力不从心。我和死党骇且笑,几乎打跌。死党笑着上去把香香拉开,满身口水的小白哧溜一声躲到了我身后,死活不肯再出来。然而,香香公主哪里肯就这样罢手?立刻拔脚追来,气势汹汹。小白一边尖叫一边绕着我跑,黑暗里只见一道金光一道白光不停绕着我转圈,煞是好看。然而小白狗小腿短,根本跑不过人家金毛,眼看香香一个猛扑又要得手,我眼疾手快的伸手一捞,在千钧一发之际扯着小白脖子后的那块皮,把它从虎口里拉了上来。
   香香不罢休,几乎仆到我身上来,被死党厉声喝止。我摸着小白湿漉漉的毛,皱眉叹气:香香口水那么多,被它舔一遍,小白就像洗了一次澡。死党笑晕:“我家香香总算找到了一只它能欺负的狗狗了……你家的小白实在是太嗲了,天生一小受啊,谁见了都想蹂躏一番。”
   小白余悸未消,尖叫着用前爪抱住我的手腕,后腿努力勾住我的臂弯,躲到了我怀里瑟瑟发抖,眼睛滴溜溜乱转看着底下盯着它的金毛。我想如果它能说话,此刻一定在大叫:“主人救命啊!有怪兽!大怪兽!”
   我们笑得打跌,在草坪上跑了一小时的狗。最后换着狗遛,一路边笑边跑回家去——我发现赫然是金毛在遛我而不是我在遛它。而死党发现小狗实在是太容易“一手掌控”了,让它往左它就不能往右,然后一路惊呼说天啊你家小白居然从来不走直线!我说这已经算好的了,一开始它出来遛的时候总是喜欢绕着我螺旋状往前奔跑,结果走不了几步我双腿就被带子整个缠住了,差点跌个嘴啃泥……
   不写稿的日子真是轻松啊~如果连图也不用画班也不用上就好了。
   
   对了,再补一段,来说一说上篇里提到的《赎罪》。
   其实回来后这几天,时不时的还会想到那个电影的一些手法,在吃饭或者遛狗的间隙。我发现事实上它是单线(一种时空顺序)叙事的,但让它显得与众不同的是作者用了一种双视角的写法。这一点和我前面在风玫瑰里考虑过的写法有一点类似之处。
   赎罪里一直保持了两个视角,一个是全知全能的第三人称视角,也是一般写作常用的“她”视角;而另一个,却是局限性的第一人称视角,也就是“我”(妹妹)视角。故事是单线发展的,始终不曾偏离轴线,然而有意思的是,作者在一些关键的“点”上,反复回环的叙述了两遍:一遍是用作为一个懵懂小女孩的“我”的口吻叙述,第二遍,则是用全知全能视角来叙述真像是如何——这样的对比带来了一种参差对照的美感,复调的叙事让单薄的线索变得转折多变,就如小提琴的协奏和弦。就是到最后抖开包袱,解开迷题时,也用了这样的复调双重叙事,颇令人荡气回肠。
    然后在餐厅里喝着红茶的时候,我就在想:这种写法虽然很有意思,但过于复杂,如果赎罪这个故事不是单线而是多线,(众所周知我最爱写多线并进的故事了),这样写就会不实用了——想象一下,如果一个故事是多线发展的,也就是说,有N条时空轴线从一点散射开来,而每一条线索上都采用复调的结构。那么,一条线索假设是采用两个视角,那么全文肯定有2N-1个,哦,不,应该是N+1个视角——真是想一想就令人发晕。如果我尝试着去那么写,估计99%的人都会被我搞晕,其中包括我自己。
   罗生门是另一回事,它是在单纯的一个“点”上,采用多重视角叙事,这样的处理相对简单也容易出效果。
   后来线上遇到了椴,和他讨教这个问题。结果他听了,说:是啊,米兰昆德拉就是用你上面说的那种多线复调叙事的手法写作的,去看看就知道了——如果你不曾看晕过去的话。:P
   抹汗。好吧,我承认我从小就是一俗人,对小说的第一要求就是可读性,所以对那些普罗大众看不懂的东西从来敬而远之——比如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追忆似水年华或者意识流之类的。
   嗯嗯……如果某一天,我决心进军纯文学了,那么我就考虑运用上面那种写法来玩一个文字游戏,弄出一个一百人看了九十九个晕的文来。
   吐舌头。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