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月明·沧月

 
 
 

日志

 
 

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2008-01-26 23:00:51|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猪年真是结婚的大年,参加过的婚礼不知道有多少场了,数一数总超过四场吧。酒宴吃了N次,红包送了N份,到后来懒散的偶都有点不耐烦去凑热闹了,所以大都托人带红包过去,礼到人不到。而且一想到这些送出去的红包收回来的日子恐怕遥遥无期,这只金牛就不由蹲在阳台上对着小白幽幽叹了一口气。
   当然,作为一根可以给人用来窥探豹子的管子,博客上的内容永远只是我选择了愿意和人共享的极小一小部分,更多的事,特别是不开心的事,比如官司怎么还没判下来啊比如旧版镜五本的稿费都还被奸商拖欠呢……这些事,我不大愿意和人说(而且说了也没什么用嘛)。
   但今天我要讲一个令人难过的事情。
   我在上个周四一天坐了8小时的车,回乡参加了一次葬礼——为了送别一个同学同事兼同乡。认识了十年,一个不到三十岁的人说没了就没了,让人有点回不过神来。在灵堂里,听他母亲说起他在离开杭州转回故乡治疗时便知道这一去将再无法回来;说起他临终前一刻摸索着写下“我走了”几个字然后长逝——看着鲜花下的灵柩,看到挽联上的“音容宛在”几个字,看到轻烟从火化炉里升上天空……真是觉得有些恍惚。
   一个认识了十年的人,活生生的人,从此就消失了。真的好像是做梦一样——但迟早有一天,我们也都会化为那一缕轻烟,各自四散。
   他的女友哭得非常伤心。我不是一个很会说安慰话的人,只好绞尽脑汁对那个MM说了一番宛如写小说般的话:要知道人死了并不是就没了,而只是换了一种存在的方式而已。他一定会在别处看着你的,无论如何,他希望你幸福的心情不会改变——所以你一定要缓过这口气来。
   如果不是那样的场合,说这么一番话一定会让我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过的确是这样的。七夜雪那个故事,如果继续再写下去,霍展白也不会一直的停留在那个擦肩错过的荒原上,他一定会继续往前走,遇到其他的人,新的生活,然后把之前的一切放下,深埋入心底——包括紫夜。
   人生就应该是这样。虽然谁都可能暂时的失去勇气。
   今天杭州下了很大的雪,居然能在空地上堆起雪人来,真是太幸福了。只可惜还得继续闭门填坑——所以忽然又觉得风玫瑰写的很没意思了
   写的时候听着那首《你的样子》,再一次深深被打动。忽然间有想把这首歌词放到新书封底的冲动~~~~
      《你的样子》
   我听到传来的谁的声音
   像那梦里呜咽中的小河
   我看到远去的谁的步伐
   遮住告别时哀伤的眼神
   不明白的是为何你情愿
   让风尘刻画你的样子
   就像早已忘情的世界
  曾经拥有你的名字我的声音

  那悲歌总会在梦中清醒
   诉说一点哀伤过的往事
   那看似漫不在乎转过身的
   是风干的泪眼后潇瑟的影子
   不明白的是为何人世间
   总不能溶解你的样子
   是否来迟了明日的渊源
  早谢了你的笑容我的心情

  不变的你
   伫立在茫茫的尘世中
   聪明的孩子
   提着易碎的灯笼
   潇洒的你
   将心事化尽尘缘中
   孤独的孩子
   你是造物的恩宠
   …………
 
   另,椴说他深山里的雪已经连续下了半个月了,深达三寸,然后在那里夸耀雪景之美,带着狐狸雪中踏梅之妙,还臭屁的说什么雪满山中高士卧。不忿,改了一首打油诗打击之:
           《雪》
   天地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小椴身上白,狐狸身上肿。
   ——看不懂的人,自己回头去查原诗是什么样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