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月明·沧月

 
 
 

日志

 
 

星空——迄今为止最长的一篇更新  

2007-10-07 21:35:02|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期结束了,在台风里返回杭州,准备明日一早上班打卡——3日早晨我还在电脑前想着风玫瑰该怎么写,下午就被木头载着在武汉市里迷路打转;而一天之前还在深山里看星星和萤火虫,如今拉开落地窗帘,外面不是青山绿水,而是CBD中心林立的高楼。时空和生活状态剧烈的变换,没有丝毫的缓冲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就像生活被按下了“停止”键,然后又摁了“继续”。
   几天里见了很多人,二姐木头沧海璎璎小椴横刀and soon,玩了很多地方,然而这些就像茫然的做了一场梦,恍惚而不留任何痕迹——除了包里还留着几本书:璎璎送的青崖白鹿,木头送的楚辞植物图鉴,还有椴送的绿野仙踪。
 
   不得不嫉妒的说,小椴真是一个享福的人啊~~~那座房子虽然造的不好看,但住着却很舒服,选址也很好,俯瞰着碧水,背靠着山,有大露台和落地窗,视野开阔,心旷神怡。
   第一天因为要等璎璎从神农架返回,所以一行人在随州高速路口那个苍蝇乱舞的小店里等了很久。等到达椴家时天已经暗了,大家轮流着做晚餐,偶自告奋勇的下厨做了蘑菇肉片,木头为第一次见识偶的厨艺而兴奋不已。吃完后,带着狐狸小山出去散步。走了一会手电没电了,于是一行人就在黑暗里行走。
   头顶是璀璨星光,身前是一远一近一白一黑的两只狗。一路寂静无人,山道在月光下有淡淡的白光,依稀可辨,草木之间有光芒流转——那是我已经多年不曾看见的萤火虫。璎璎第一次见到了活的萤火虫,惊喜万分,我和木头嘲笑了她,想给她捉一个来放在玻璃瓶子里,却被椴阻拦了:(……走了两三里山路,到了山顶的亭子,风很凉爽很舒服,脱了鞋子坐在亭子里,在风里唱蔡琴和王菲的歌,璎璎轻声的和。星月清冷,风声低语,松涛阵阵,恍然如梦不知今夕何夕。
   那一刻,灵台一片空明,甚至连写作都已经被我忘记。
   回来的时候,新月从松林间升起,漫天是璀璨的星星,还有流萤飞舞。一行人在院子里闲话,直至睡意朦胧风寒露重。清晨起来已经是十点,身旁璎璎还在沉睡,长发在枕上逶迤如墨。狐狸和小山扒着门叫,而它们的主人还在书房里打地铺,只有木头锻炼完毕在做早饭,我开门出去揉着眼睛说早上好,然后去露台上梳头,湖上弥漫着雾气,到处是鸟声。等椴醒来,吃了早饭,和璎璎骑着单车沿山路飞驰了一段。她说月啊早上我第一次醒来仔细看了你一下,你的睫毛好浓好密双眼皮很深就像画了眼线一样……我登时一阵恶寒,发誓第二天一定要比她早起。
   第二日,取消了原先去武当的行程,驱车去深山更深处。
   整整开了2个小时的车,到后来全是崎岖的山路,陡峭旋转宛如九回肠。木头和椴都是新手,从未开过山路,不由心中惴惴。一路上,椴在前头带路,木头缓缓跟在后头。在开到最难的一段路之前,椴停下车来,把我们都赶到了木头的车上,包括他的狗狗狐狸,然后靠着车抽了一支烟定了定神,才继续上路。木头在车上大笑,说从没看到淡定的椴公那么紧张,实在是好玩,被他那么一说,我和蚊子也忍不住大笑起来。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在山里转来转去开了很久,最后在一段很陡的斜坡上遇到了一群杀出来的牛,椴的车停在那里熄了火,几次打不起来,他很恼火的盯着那群牛慢悠悠过去,而我们跟在后头提心吊胆的在想他会不会滑坡下来撞到我们^m^。
   后来才知道椴的驾照是怎么考出来的,吓了我一跳~难怪第一次坐上他的车时,他反复的问我你真的不怕么我好佩服你——事实上如果我一早知道,估计也会抱着狐狸飞快溜到木头车上去了。后来一路上果然证明了,他的几个急刹车差点没把狐狸从窗户里甩出去。但相比起来,木头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位大叔开车虽然很稳,但开的比牛车快不了多少:P
   深山里民风淳朴,菜也很好吃,那个西红柿炒蛋金黄馥郁,土鸡蘑菇也很香。葛生遍野,野柿子树上结满了果实。我在农家庭院里采了两包太阳花的花籽给椴,来年春天就可以把这种美丽而生命力顽强的花,种在他光秃秃的前院。下山的路上,路边有佛塔和碑林,看文字记载,是明代成化年间的僧人葬骨之塔。后来在一个村子口,看到了一颗巨大无比的古银杏树,试了一下,要六个人手拉手才能环抱过来。我们惊讶万分的拍了很多照片,椴冷眼旁观,觉得我们实在少见多怪。
   后来一行人沿着山涧步行,准备去看山顶的一个溶洞。但我的体力不支,步行到一半,就感觉脚步越来越重。生怕自己耽误大家赶路,导致天黑前无法从山顶折返,那摸黑开车就太危险了——于是决定不再继续往前,独自下山。
   空山寂静,山涧里怪石嶙峋,风骨秀美,有各种我未曾见过的植物。我一个人边走边看,不时停下来拍照,居然不知不觉迷了路。回头凭着记忆折返,沿着山涧走了很久,才找到来时的路——那条路上的横枝上挂着一双白色的手套,当我看到那双手套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回到了原路。但想起椴来的时候看到那双手套,说这个场景很像“电锯惊魂”,不由背后一寒,登时浮想联翩。
   后来我坐在车上说:迷路的时候我在想,如果你们下山不见我的踪影,我就失踪在这一条路的中途了,最后找到尸体被宣布死亡。那么,每一夜你们都会接到我在山里打来电话,哭着问你们去了哪里?我迷路了找不到家帮帮我。然后每一次电话后,我都会摸索着离你们近一些,最终会在某一夜回来,敲你的门……会不会很恐怖?——被木头和蚊子一致白眼,说,你的体力不行,脑力却实在太过剩了。
   夜里照旧有很多星星,在院子里仰头看着,看得久了就会很恍惚,感觉好奇幻,恍非人世。他们几个都说看到了流星——为什么我却看不到呢?还是每个人眼里的世界都是不同的?……记忆中,真是很久很久没有好好的仰望过星空了,这一夜的星辰给了我很大的震撼,估计会记住很久。
    虽然日子过的如此丰富多彩,但走的时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毕竟是异常的生活方式,不能继续太久:我和璎璎都是不习惯和旁人睡一个房间的人,椴的床虽然有两米宽,但我们两夜都没睡踏实。而椴更是习惯一夜换三个地方睡,被困在书房而且要早起陪客,两天下来也是疲倦不堪(后来他说,相反,他是觉得他的生活一直是停在“stop”状态的,只有这两天按了“play”键,所以也觉得累死了--!)——只有木头神清气爽,说很久未有这两天睡的香了。真想揍他啊。
    所以说,朋友之间要“永结无情游相期渺云汉”是有道理的~~不然会把大家都折磨得筋疲力尽>_<
    走的时候,狐狸还以为我们又要出去玩,飞快的溜进了木头的车子蹲在了后座上,椴哭笑不得,只能把这只吃里扒外见异思迁的狗硬生生拉下来,免得我们拐卖它去了武汉。走的时候,还顺手扛走了椴在屋旁种的两个南瓜@_@,真有鬼子进村的感觉啊~
   但不知道为何,那一瞬,却有一种“不会再回到这里了”的感觉。
   在这一场阔别多年后的短暂相聚里,其实心里总有某种难以言表的伤感弥漫,不知道由何而起。或许,就像王安石给妹妹长安君写的那样,“少年离别意非轻,老去相逢亦怆情。草草杯盘供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那是一种淡淡的温暖的哀伤和眷恋,如一叶浮萍在大海上偶尔相聚,互相致意,却又转瞬分离。
   诚挚的祈祷,希望分别后大家都能过的更加幸福一些。
 
    在回来后,决定好好休息。
   因为二姐在武汉见到我时,说,十六啊你整个人和三年前完全不同了,更漂亮了,但是气质却很倦,眼睛里没有昔年的那种光彩;而椴和木头也说月你气色不是很好,需要好好的休养……555:(
   只有璎璎看了我半天,说“月啊我觉得是你的粉底没抹匀也!”
   ——晕。
 
相关游记:
小椴的房子四周,也长满了小松树。冬天的寒夜一定可以听到松涛如吟,但是我们谈到,等到松树如虬似龙的时候,我们这些人,已经不太可能重聚在星空之下了。
 
浮生偶聚,说不上"十年离乱后,长大一相逢",可像勉力的欢喜中多少带着点怆然.路歧而多,渐行渐远,于彼此遥遥的身影里望到的偶然的窃喜也许也只容遥遥相见.
 
最好的风景——离开神龙架的那天,清晨大巴在房县南部的盘山公路上,无法形容,只有一个用滥的词,江山如画。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