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月明·沧月

 
 
 

日志

 
 

有时候每天更新一篇也是可能的~  

2007-06-02 18:25:30|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一个问题:杭州的朋友有谁知道在哪里可以录歌么?~_~我实在很想去录一下啊否则太浪费偶的声音了……不许说偶臭美。】
    昨天是六一儿童节,而偶在设计幼儿园中渡过了这一天……黑线。这已经是我在台州老家设计的第二座幼儿园了。 
   每天都很忙,好像总有作不完的事情……有时候觉得忙碌会消磨掉人的很多敏锐细腻的部分,让自己变得不像自己希望的那样。所以,真想大喝一声让呼啸而过的时间就这样忽然停下来,让所有纷扰忙碌的日子都凝固成静态的河流,然后,坐下来悠闲地把脚伸进去玩玩水。
   但是这分明是不可能的。
   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父亲是一个老国王,他抱着我坐在马背上,缓缓走过一片广袤无垠的荒原,指给我看天地间的一切。
   所以在做幼儿园设计的时候,很羡慕那些孩子……是不是人一生里最无忧无虑的时候就只有那一段,什么都不懂,就什么也不担心,只会吃喝睡就可以了?
   想起很快就又是考试的季节了,所以要祝愿那些要参考的DDMM们顺利过关。想起自己学生时代对六月也有下意识的恐惧,因为那意味着无限的背书做习题以及提心吊胆——每次上考场总是紧张得胃痛。而渡过了十几个这样的六月后,偶终于可以解脱,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还似时不时的梦见自己坐在考场里对着压轴大题发呆。
   诶……考试真是摧残人的东西啊。
   其实偶还是要考那个该死的一级注册建筑师,五年内考九门,包括三门作图——比司法考试还难,晕。所以我犹豫了两年,都没有去参加……其实我在专业上比较偷懒了,又不想将来自己执业独立接项目,干吗非要去考这个级别考试呢?嗯嗯,我承认,在除了写东西之外的任何事情上,我一贯很懒。
   不过……不要看到偶上一篇说写了六个开头,大家就很惊叹的以为偶勤奋苦练什么的--!——事实上,风玫瑰是绝对的反常的现象,正因为我被迫要写自己不擅长的题材,为了保证一贯的水准,所以才会反复NG。
   而事实上,正常情况下我写东西很快且流畅,酝酿好了情绪,打开word,一遍就成形,几乎文不加点,咔咔~
 
   感觉越来越喜欢杭州了。盛夏的时候走在路上,两侧高大浓密的梧桐叶子在头顶搭成一个隧道,遮蔽了所有日光,偶尔还有小松鼠上下飞窜——如果不是道路上车辆还在来来往往,都让人有一种在森林里行走的错觉呢。所以每次想起处于沙尘暴和尾气中的蚊子大角和某某某某,都油然而生一种优越感……嘎嘎。
   当然,不能和椴岛主的乡间别墅比:(
   在路上看到很多麻雀,吃的太胖了,沿着人行道一跳一跳的,让我很怀疑它们能不能飞起来。于是忽然起了坏念头,一路追着它们跑。惊惶失措的麻雀们飞一段就停下来歇息,看我又走近了,只好拖起肥硕的身子继续狼狈的飞——最后我都还没累呢,它们果然飞不动了。^_^
   天气热起来,翻出裙子穿——有很多漂亮的裙子,可是……可是……555,为什么去年的裙子穿上去有点紧呢?难道我比去年胖了????
   唯一越来越瘦的是手腕,居然能戴49mm内径的手镯。每次美容师帮我按摩的时候,一转它就喀喇响一声,然后那个MM就感叹说你的手腕太瘦了,简直像一用力就会折断一样。我闷闷的说,因为它是我全身得到锻炼最多的一个部分嘛……所以当然保持了高度的苗条,汗。
    好啦,不写了,我要继续工作去袅~昨天一口气睡了十三个小时,真是太舒服啦。今天精力充沛的很,在阳台上逗了对面楼顶养的那只帅气的杜宾犬半天,觉得无趣了……准备开工。
   我要早点把那个镜的结尾杀完……嗯嗯,杀青。
 
PS:回答一下问题,上次放的歌是周笔畅的《谁动了我的琴弦》,这次的是蔡琴的《渡口》,歌词改自席慕容的诗。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