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月明·沧月

 
 
 

日志

 
 

空镜子  

2007-11-09 21:12:40|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被人扁,但:北京签售可能要再度推迟一周,到下下个周末(24,25日)了。——但这是有原因的,因为推迟一周,到那个时候合集就能面世了,这样,北京读者就能成为第一批买到合集(还是签名版的!)的人了……(抹冷汗,这下没人扁我了吧?)
    但这段日子,终于可以不用外出,安静坐下来重新码字了。
    从去年10月的构思开始,几经反复,风玫瑰这个稿子真是把我折磨得疲倦不堪——当然这个稿子也被我折磨的很惨——写作只有2个结果,不是作者征服驾驭了稿子,就是稿子让作者崩溃。
    而这个故事是我遇到的最棘手的。自从写过了开头2章后,故事背景转入东方,面对着复杂错综的人物关系,感到了难以为继。反复写了又作废,一度我都对这个稿子感到了下意识的恐惧,以至于很久不愿意打开word里的这个文档。按照我平日的心性,向来落笔飞快文不加点,既然脑子里待写的故事那么多,这一个写的不顺便立刻丢弃写那一个,决不会死磕到底。
    平心而论,这个稿子之所以写的不顺,除了是第一次与人合作写作,让我的独立发挥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制约之外,最重要的,是因为——另一个故事占据了我的脑海。(这个稿子就是以前说过的和翡翠茶马古道有关的武侠啦……听雪楼的续集——哦,不,其实只是沿用了听雪楼的背景而已,人中龙凤是绝不会再出场了的。)
    那个故事以绝对强悍的姿态凌驾于我的虚拟世界,无数的片断和画面在脑海里飘忽不定,每天每天的翻腾出来,强迫我去看,去想,去体会那些细节和锋锐微妙的转折,把偶可怜的大脑CPU使用了100%,让我几乎都没有时间去想风玫瑰该怎么继续。
    不过,天幸这几天一切终于重新上了轨道。
    从深圳回来后,静下心来把之前写的六万字看了第N遍,终于找到了感觉,大笔一挥,给它做了整形截肢手术,把整个故事的舵转到了更合适的方向上——这个弯转过后,好像堵了很久的下水道忽然被疏通了一样,下面的故事就哗啦啦的涌现出来了~~~~(汗,这个比喻……
    在黑暗里孤独划着火柴的女孩,一道又一道的光亮起又熄灭。
    那一面空镜子里,映照出最后的容颜。
    我就着生命之火取暖,当火熄灭,我也该离开。
    这是你们毕生无法摆脱的诅咒:凡是你们身边的人,都会遭到不幸;凡是你们经过的地方,都会流出无数的血;你们终身都不会得到你们想要的,哪怕身在大海也喝不到一滴水,哪怕被无数人所爱也会孤独而死。”
     如我哥所说,这真是一个够狗血煽情的故事——不过煽情难道不是我和他的强项么?虽然我和他在对“兄妹”这个主题的处理上各执一词。
    以下对话就是偶们核心冲突所在:
    他:西泽尔他所做的一切,说到底都是为了反抗父权和王权,让自己和妹妹解脱,不再受到任何束缚和控制。他深爱阿黛儿。这是一个挣脱和反抗的故事。
    我:胡说,哥哥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自己的野心罢了,妹妹只是他的工具。正是他束缚和控制了妹妹的一生,至死方休。这的确是一个挣脱和反抗的故事,但我的对象和你设定的正好相反。
    他:……
    不知道最后我们写出来的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许,这一次的合作,只是考验彼此的笔力,看谁更能说服读者,让读者相信自己的意图吧?我只是在想,能不能把这个故事写的美好温暖一点?……实在也是当够后妈了。但这种题材的故事,有一个H·E似乎也太艰难了啊……
    不过,虽然被折磨得筋疲力尽,我还是不曾后悔当初决定写这个稿子。
    小椴总是说我过于聪明,所以在写作上遇到了难题,经常想都不想的设法绕过去,照样直奔目标而去,很少会死磕到底一条路走到黑——但这一次,好歹我和自己好好的搏斗了一回。
    至于PK得怎么样,还是等成稿再说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