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月明·沧月

 
 
 

日志

 
 

新浪访谈  

2006-11-21 22:17:01|  分类: 图书出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聊天实录
=============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光临新浪嘉宾聊天室,我是主持人何小天(blog)。坐在我旁边这位美女就是大名鼎鼎的沧月(blog),那边那位帅哥叫江南,大家应该很熟悉了。你们两位给大家打声招呼吧。

  沧月:大家好,很高兴跟大家见面。

  江南:大家好,我也一样。

  主持人:各位如果关注沧月的新作《七夜雪》,除了可以通过电脑参与我们的聊天,也可以通过您的手机访问新浪网,在移动中关注聊天的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

  作为一个工科建筑的研究生,沧月为什么会从事文学创作这条道路呢?

  沧月:我觉得一个人选择的职业跟他的兴趣未必是完全挂钩的吧。而且我是一个很博爱的人,我的兴趣有很多方面,当然建筑是其中一方面,写作是另一方面。而且从另一个意义上说,写作才是我真正的爱好所在。

  主持人:建筑设计与文学有什么联系点吗?

  沧月:我觉得唯一的联系点就是两者都是创造性的工作,都是需要一定的创造力来实现它的。比如说写作也是这样,写作是创造一个虚拟的世界,但是建筑设计是创造一个真实的世界,用钢筋水泥来砌筑这个世界,和用文字来改变人的精神世界,这同样本质上相同,但是表现手法是完全不同的工作。

  主持人:简单一句话,你喜欢创作性的工作。

  沧月:对。

  主持人:江南你对沧月比较了解吗?

  江南:比较了解,认识很多年了。

  沧月:认识5、6年了,结拜三年了。

  江南:差不多。

  主持人:江南也是一个特例,学的是化学专业,也走上文学创作的道路。给大家讲一讲。

  江南:化学没有学好,还是写文学比较有前途一点,而且身体也不太好,有一段时间不能去公司做研究工作,只有写书。

  主持人:化学污染吗?

  江南:不是,是先天的心脏不是特别好。

  主持人:那你还把化学读到博士。

  江南:总算坚持下来了。

  主持人:问沧月一个问题,你创作《七夜雪》的动机是什么?

  沧月:《七夜雪》的创作动机,最想写的其实就在从梅树下喝酒那一幕,由这一幕引申出来有了这一个故事。想写的就是在一个寒冷的背景下一个比较温暖的故事。

  主持人:你就想写喝酒的一个镜头,最开始出现在脑海里就是一个镜头,慢慢扩展扩展成为一个故事?

  沧月:是的。

  主持人:那个酒我特感兴趣,叫什么名字?

  沧月:这个酒的名字是我自己杜撰的,叫“笑红尘”。

  主持人:和那首歌有关系。

  沧月:对,我很喜欢那首歌,每次去KTV唱歌的时候必点,当时想到酒的名字就随手用了这个名字。

  主持人:这是你的第一篇长篇小说吗?

  沧月:这是我第一部长篇武侠小说,最早我只能写2到3万的小说,因为我的控制力只有这么一点,写长就控制不了,驾驭不了整个篇幅和结构,像拉面一样慢慢地拉长,接下来大概能写5到6万字。再接着慢慢慢慢地就写到《破军》,那时已经写到12万字的篇幅,到《七夜雪》的候,我觉得我可以把握一本单行本的量的时候,大概18、19万的字,开始就像拉面一样终于拉出一碗面条。

  主持人:我的感觉,你就像一个武林高手一样,从最开始是只写3、4万字的,像一个小侠,慢慢成长成为一个大侠客,这个过程是不是也像你笔下练武的过程?

  沧月:我觉得是有一点点吧,练武很辛苦,写作也很辛苦,但是我觉得写作给我的辛苦有时你会感觉不到,因为我觉得在这中间你很享受这个过程,你慢慢慢慢觉得自己的控制力在增加,然后你能创造出更多的东西,能够把舞台进一步拓展。所以,也并不觉得很辛苦。

  主持人:江南有什么意见要发表?

  江南:我一直看过沧月的书,她很小的时候写的书我都看过。

  主持人:不要说很小。

  江南:没有毕业就是很小。

  主持人:20出头。

  江南:对,20出头。我觉得她的文风一直还是很稳健向前迈进,在一个风格的基础上能够不断地扩展一个女孩写的武侠,渐渐她的世界范围不断扩大,她是一个很华丽的作家,文风很亮丽,有一些诗意化的情境,像写诗一样写武侠,能够写出《七夜雪》这种18、19万字的长篇,也是作者最终很成熟的标志,对她来说是一个值得庆祝的事情。

  主持人:江南我觉得你一开始上手应该写的是长篇是吧?

  江南:不。

  沧月:中短篇。

  江南:我一开始上手写长篇,后来写不完就写中短篇,后来长篇又拿出来继续写,这些年我写了很多没有结束的长篇。

  沧月:不断挖坑。

  主持人:你们俩走的方式不同,沧月是由短到长,你是长短长是吧?

  江南:对,因为我可能没有女孩写书这么执着和有耐心,我可能随兴,写得很快写完一本书,可能不想写的时候,半年都不动手。

主持人:《七夜雪》是一个武侠故事还是一个爱情故事?

  沧月:其实它说到底就是一个故事,任何元素都好像是调料一样放在这里边的,只有故事才是菜的内容所在。它可能里面会有各种元素,会有武侠,然后还有言情,甚至还有一点点动漫的影子,都在这里边。

  主持人:给我讲讲动漫的影子。

  沧月:比如说妙风,妙风是蓝发,当然我给他的蓝发找了一个理由,他是因为中毒才变成蓝的,这是在动画里一般出现比较多,还有瞳,最近看《火眼忍者》都知道,也是动画。很多因素在这里面,喜欢各方面的人,喜欢言情、动漫、武侠的人在这里都能找到引起他共鸣的一些点。所以,它只能说是一个故事,一般界定起来可能比较模糊。

  主持人:女主角为什么要选择一个算得上是药谷的谷主,跟我看的《倚天屠龙记》里相似有一个谷主也是挺有个性的。

  沧月:胡青牛吗?

  主持人:对。你不觉得有一些神似吗?而且他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规则?

  沧月:一般来说有才华的人都是有异癖的,异常的癖好。

  主持人:偏执狂?

  沧月:倒没有偏执狂那么严重。但是每个人都有他自己制定的原则和自己的特点,对于那些才能出众,或者是自己性格方面的特点会更加凸现出来,里面的薛紫夜就是这么一个人。刚开始我想写一个又贪财又好色的女医生,打破对以前医生的界定,当然她的本质还是好的,我就没有彻底把她颠覆掉。之所以选择女性视角,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我写不了男性视角。

  主持人:是吗?

  沧月:对。

  主持人:你作为一个女生可能还有待于功力进一步加深是吗?

  沧月:不是。因为我觉得每一个作者,起码像我一样只能从本位的角度思考世界,因为我觉得我从我角度看出来的世界就是这样,我所能理解的也是一个女性眼中的江湖是怎样。所以,如果要我转化视角,比如说我很难想象以韦小宝的视角江湖是怎么样,就写不出《鹿鼎记》这样的作品。写《七夜雪》是很自然的过程,我是从一个女性的视角看江湖,而且她是一个旁观者,始终不曾真正卷入进去,从她的视角看江湖怎样,那些纷争怎样,那些男人怎样,都是这样写的。

主持人:江南,在你眼中江湖是什么样的呢?男性的视角。

  江南:武侠小说的江湖是一个社会缩影,门派代表了不同的势力方,大侠代表不同势力方中杰出人物,流浪不羁的大侠代表冲破社会规则,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物。把一些社会因素放在简单的舞台上来表现,大家很容易懂,大家也很乐意在虚拟的舞台上体会一下这种感觉。

  主持人:其实都是缩影。

  江南:对,都是缩影。

  主持人:你看到沧月的《七夜雪》吗?

  江南:我才拿到样书,只看到一半,感觉是一本很华丽的作品,还是很明显的风格,非常诗意化,包括人物名字薛紫夜。

  主持人:还有男主角呢?

  沧月:有三个男主角,一个叫,霍展白,一个叫瞳,一个叫妙风。

  主持人:起名字有什么诀窍?

  沧月:没什么诀窍,我在生活中,有时在书上、报纸上看到有意思的名字就抄下备用,我有一盒便签纸,像一个锦囊,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名字,当我需要的时候就翻着看。包括人物的名字,记下来的片段在需要的时候都是这样翻出来的。

  主持人:武侠小说的名字是特别重要,我们看到金庸武侠小说里的名字往往给人印象特别深,你有这种感觉吗?

  沧月:有的,但是当后来写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名字不是特别重要,像“萧峰”和“郭靖”,这些名字都比较普通,但是只要能把人物的性格写出来,符合他的名字,就像萧峰,其实放在这个人的性格上是非常吻合的,还有“韦小宝”都是很普通的名字。

  主持人:这部作品和你以前的作品有什么突破吗?有什么特殊一点的不同?

  沧月:首先是字数上的突破。

  主持人:这个容易看得见的突破。

  沧月:再就是它的舞台可能更广阔一点,它所能同时描述的人物多达20、30个,里边可以让读者留下的主要人物也有7、8个。还有一个最大的突破就是对结构上的把握,我尝试着用一些我以前没有用过的,比如说有一些电影的元素在这里边,到最后它是三条线并进,在三个时空里相互切换,然后让读者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视角来看,就是把两个空间和时间放在一起,两条线并进。其实有一点像《红楼梦》里的那一章“薛宝钗出闺成大礼”,因为我知道高鄂的续集里后40章有些写得不尽如人意,但是在最高的矛盾冲突这一章他处理得很好,把两个空间,潇湘馆和怡红院是同时并进,一喜一悲能够对比得非常强烈,我是想学习一下这种写法,空间、时间放在一条线上,两条线一起推进。

  主持人:你刚才做了比较,给我们讲一下你这部小说的高潮部分是怎么处理的。

  沧月:高潮需要冷处理,描述的时候一定非常冷静,情绪的爆发和故事情节的矛盾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候了,那个时候写东西往往是写自己的感情让别人激动得时候。在矛盾最高潮的地方,作者一定要压得住,一定要很冷静叙述,每一个描述的点都要切中最关键的点,但是这一切都是要传达,让读者去感受,让他们觉得难受,让他们觉得激动。

  主持人:我觉得你好残忍,每一点都要打中观众的泪腺,自己还要冷静,观众流泪。

  沧月:一个作者如果受情绪波动是写不好的。

  主持人:我们从创作心态上可以看出,你的写作不再局限在网络和杂志了,保留了很多流行元素的同时,还具有成为一部厚重文学巨著的可能。你觉得呢?

  沧月:文学巨著还不敢说什么,因为这是遥远的事情,但是我希望把它写得厚一种、动一点,不再像平面、动画那样视觉冲击的东西,要写出我自己这几年的人生感悟,因为我写东西5、6年,在这5、6年有很多东西变化,我想把这些东西传达给读者,让他们知道这5年的积累和厚度到底对一个作者思想产生了什么变化。还有一个就是,因为我觉得网络和杂志只不过是一个载体,从网络出来或者是从杂志出来,或者是从正规的培训出来,这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因为现在我们这一批作者都是从角斗场出来,一出来就被投入到激烈的竞争当中去,读者在筛选、选择,不像以前那样,他们有点像黄埔军校出来的人,我们是角斗场里杀出来的一批人(笑)。

  主持人:江南也是从网络上杀出来的选手,现在也算是做一个正规军了,你对网络文学和这种传统文学的看法是什么?

  江南:我不太好定义,我觉得网络文学这个东西如果定义会非常复杂,到现在为止好像还没有什么比较权威的综述、评论出台。

  我想这个评论在于目前大多数畅销书的作者,我们看郭敬明(blog)、沧月,包括很多都是通过在网上发表他们的文章成长起来的。这两拨群体的区别可能是传统文学是由老师带弟子,或者是一群老师带一群弟子,慢慢前进,从技法开始学习。而网络作者要靠天赋里面的东西或者是性格里面的东西去获得他的第一批支持者,不断自己去磨砺他的方向,是一个海量选择,是海量对海量的过程,海量的作者对海量的读者,最后一些好的作品被选出来,也算是一个新的培养机制。

  主持人:海量的作者、海量的读者,做了一个出题,大概就把好作品淘出来了,是这样吗?

  江南:是。

剩余内容贴不下,懒得贴啦~
大家去那里看:
http://book.sina.com.cn/author/subject/2006-11-20/1518206362.shtml
  新浪访谈 - 沧月 - 沧海月明·沧月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