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月明·沧月

 
 
 

日志

 
 

曼珠沙华(9-12)-完  

2006-01-24 15:45:17|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怨憎会·上-
  一夜之间,通往试剑山庄的路边长满了曼珠沙华。一朵朵在夜幕下怒放着,簇拥着那条石径,犹如烈焰燃烧着的通往地狱的路。
  笛声在浓重的夜色中时断时续,红衣女童倚在肩舆上,信口吹着短笛驱赶那一群僵尸,沿着山路走上来。越接近那座孤城,女童的眼神却是慢慢失去了平日的恶毒和犀利,有些茫然地穿透了眼前晃荡的金色帘幕,仿佛看到了不知何处的遥远时空。
  父亲,哥哥,南宫,玉箫……还有山庄里那些叔叔和伯伯……最初的十三年,是多么灿烂的岁月。也就在这个地方,她是人人宠爱的小公主,万事都随她的意。虽然没有母亲,可父亲惯着她、兄长宠着她,庄里的人都迁就她,即使唯一敢惹她生气的南宫,还不是得一样每天陪她玩?——那是多么美好的岁月。
  想着想着,孩子的嘴角破天荒地浮现出一丝笑意。
  然而,就在这个瞬间,忽然听到前方有什么骚动,有人脱口惊呼“妖女”,然后一枝响箭呼啸着刺破夜空,射入了帘幕!
  “住手!”叶天征急忙阻拦那个浓眉大眼的年轻庄客,然而已经来不及——精神已经绷到了顶点,虽然没有庄主的吩咐,那个带着妹妹的庄客在看到大群僵尸簇拥着诡异的红衣女童出现的瞬间已经崩溃,再也忍不住多日来积压的恐惧,不顾一切地将手中长箭射了出去,希望能稍微阻挡一下下那群怪物逼近的脚步。
  妖女!——那样两个字,忽然间将所有一切打破成碎片。女童的手指蓦然探出,扣住了那支当先射到的响箭,看了看上面刻着的“叶”字,冷冷一笑,想也不想反手掷出,暗夜里有短促的惨叫响起,一个庄客从墙头翻落。
  女童的小手抚着短笛,忽然吹出了一个短促凄厉的音节——仿佛接到了命令,原本表情呆滞的僵尸们眼球翻动,陡然喉咙里咯咯有声,大步朝前走去,直扑黑夜中箭石如雨的试剑山庄!唇边忽然绽放出一个淡淡的笑,放出了僵尸,女童放下了笛子,用小小的手掀开了陶罐的盖子,里面无数幻蛊呼啸而出,散入黑夜。
  “住手!”叶天征一剑将那个不听号令的庄客击杀,厉声命令周围的人,然而所有人的眼里除了恐惧已经看不到别的,一叠声的“妖女”“僵尸”的惊呼着,根本没有阵法进退可言,那些守护在庄外的子弟不顾一切地将手头的箭石对着那群僵尸发射了出去!
  “住手!住手!”叶天征提剑大呼,然而那些满眼恐惧的子弟已经听不见庄主的吩咐,个个苍白着脸,用颤抖的手拉开了弓箭,不顾一切地还击。
  在这样呼啸的弦声里,南宫陌忽然嘴角扯了一下,浮出一个苦笑,转头看了看好友。
  “笑什么?”眼前情势急转直下,叶天征提着剑准备跃下墙头,却看到南宫陌这般奇怪的笑容,心中一震,“快跟我去!快跟我去阻止她!”
  “我笑你枉自苦心竭力布局,却不曾料想别人并不都是你这般心如铁石……”南宫陌看到那些子弟们因为恐惧而扭曲的脸,那些不顾一切的嘶喊和挣扎,转过头看着挚友,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失声笑,“没有人能在这样长时间的恐惧中还保持冷醒的头脑,你千算万算,却算错了人的心。”
  叶天征猛然怔住,看着忽然间说出这样沉稳的话的南宫陌:“算错了……人的心?”
  “是。”南宫陌微微点头,看向脚底下已经乱战成一团的局面,忽然长长吐了口气,“天征,我不敢说你错了……毕竟在整个江湖上,那些老一辈教给我们年轻人的都是这样的东西:权衡,取舍,谋划。但人的心,并不是能冷定地衡量出来的。”
  僵尸们已经攻到了高墙底下,有些都已经肢体不全,却个个浑然不觉疼痛,形态可怖。
  “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话有些可笑,不过,你是我兄弟我才对你说这样的话——你看看这下面吧!”南宫陌忽然冷笑起来,抬手指向远处火把照耀下的肩舆,“你说一个人的爱憎微不足道——如今,你看到一个孩子的愤怒和悲哀的力量了吧?你看看!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眼睛投向那个金红色的肩舆,依稀看到上面坐着的横笛而吹的女童,叶天征的眼睛忽然雪亮,复又黯淡下去,忽然捂着胸口咳嗽起来:“是,是!我承认你说的对——不过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再杀人……不能让她再杀人了。”
  转魄剑在夜色中流出一道冷光,将一个刚攀上墙头的僵尸砍翻下去,叶天征脸色铁青,揽衣跳到了僵尸群中:“你不帮我,我一个人也要阻止她!”
  然而,话音未落,当他看到自己转身面对的那张惨白的脸、居然是片刻前还见过面的孙冯时,即使叶天征也忍不住怔在当地!——就在那个瞬间,另一道闪电掠过,将那只僵尸伸向叶天征面门的手拦开。
  南宫陌从墙上跳下,一剑将那些逼上来的僵尸拦开,迅速和叶天征背向而立。
  “我答应过要和你联手阻止她……你是我兄弟,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灭魂剑下,那些僵尸嘶叫着退开,叶天征同时也逼开了几名僵尸,听得这句话,精神便是一震:“好!那么我们按照原先的计划来,如何?”
  “原先的计划?”南宫陌脸色凝重,嘴角忽然露出琢磨不透的笑意,一剑逼退周围的僵尸,提起了一口真气,将声音远远传送出去,“小叶子!小叶子!我们认输啦,不打了……我们打不过你,认输啦!”
  “小叶子”三个字响起来时,短笛的声音嘎然而止。
  那些僵尸忽然间失去了指令,个个木然呆在了原地,眼神呆滞地盯着地上盛开的曼珠沙华,嘴角流出唾液,然而没有主人的命令,即使美食近在咫尺也不敢乱动。忽然间,又仿佛接到了什么命令,个个向着肩舆方向移动回去,安安静静地沿着通往山庄的石径排成两列。
  偌大的试剑山庄内外,忽然间安静的可怕。
  “嘻,嘻嘻……”许久许久,一个银铃般的童声忽然响起在夜风里,伴随着拍手的声音,“臭南宫,怎么样?你们认输了么?还敢欺负我么?”
  “认输了认输了……小叶子饶命。”南宫陌将剑提在手里,一扯叶天征的衣角转身并立,却扬声说话,远远传了出去,“要是再敢欺负小叶子,叫山上的老虎吃了我,蛇窟里的蛇咬死我,毒瘴毒死我!”
  那样熟悉的赌咒,是多少年前他们三人之间说过无数遍的。
  一边说着这样的话,南宫陌和叶天征仿佛心有灵犀般并肩提防着左右,悄无声息地一步步向着肩舆方向走去。南宫陌手心里都是冷汗,听着风里传回来的每一句话,不知道下一句那个女童会不会立刻就发出让所有僵尸扑上来的命令。
  小小的手从空了的陶罐上放下,抚摸着身边的短笛,女童的脸在金色的帘子后闪烁不定,忽然间掩口咯咯笑了起来:“臭南宫,那么多年你死到哪里去啦?都不来看我,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一直被人欺负啊?”
  那个细细的童声,在说到最后一句时微微顿了顿,那样些微的停顿在南宫陌听来却仿佛是巨锤敲击,让他身子一颤,只觉胸口热血上涌,无穷无尽的疼惜、怜爱、自责和苦痛一下子将他湮没,脱口:“谁欺负你了?谁敢欺负小叶子?我绕不了他!”
  “我哥哥欺负我!我爹欺负我!那些叔叔伯伯……山庄里所有的人都欺负我!”女童唇角吐出了这样的字句,手指微微发抖,忽然一抬,指着暗夜里那些变成僵尸的人,“他们统统的都欺负我了!臭南宫,你替我把他们都杀了!”
  那样陡然涌现杀气的回答,让南宫陌和叶天征齐齐一惊,立刻提剑护身。
  “小叶子别赌气了……你哥哥不是故意要欺负你的,他一直很疼你的啊,是不是?”惊讶于女童心里的煞气,然而南宫陌只有硬着头皮说下去,“还有你爹,山庄里那些叔叔伯伯,他们多疼你啊,怎么会欺负你?快别淘气了,我是来娶你回家的呢。”
  “娶我……娶我回家?”女童猛然怔住,手指定定指着黑夜,喃喃自语,陡然间扬头大笑了起来——那样的笑声宛如夜枭般刺耳,划破寂静的长夜,惊得人一颤。
  那些僵尸仿佛感觉到了主人内心猛然涌动的浓烈杀气,齐齐发出了可怖嘶叫。
  “哈哈哈哈……好了,戏演完了!”女童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手指忽然一划,大群僵尸蓦然转身,团团围住了两人,女童拂了拂大红的百褶裙,在金壁辉煌的肩舆上施施然坐定,冷笑,“叶天征,南宫陌,你们只能走到那里为止了,别想再趁机靠近过来!怎么?要投降?——好啊,玉箫那贱人的人头呢?”
  在僵尸的簇拥下,红衣女童施施然摊开小手,脸上的微笑冷酷而恶毒。
  那样的表情,让叶天征和南宫陌脸色瞬间惨白,两人闪电般地对视了一眼,叶天征眼里带着惨淡的苦笑,对着南宫陌微微摇头。如何?事到如今,还是被逼到了这一步吧?已经不是小叶子了……眼前这个嗜血的魔女早已经不是小叶子。
  一切,还得按照他们早就商定好的、两败俱伤的计划来吧?
  缓缓从背后解下那个早就准备好的包袱,叶天征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力让自己的语气平静,然后开口:“玉箫的人头我已经带过来了,你要不要看看?”
  “哦?好啊!”唇角浮出了饶有兴趣的笑,女童将手肘撑在扶手上,看着暗夜里背向而立的两名青年男子,似不经意地点了点头,“拿过来!”
  那些僵尸仿佛接到了指令,忽然齐齐后退一步,沿着石径,让出一条通道来。
  叶天征满是冷汗的手微微一紧,不知是惊是喜,暗自一拉南宫陌的衣襟示意他跟上,便捧着布包向那台肩舆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距离在一步步拉近,火把映照下,那个女童的脸都已清晰可见。
  依然是保持着八年前的样貌,天真的,美丽的,娇憨的,长长的睫毛闪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流露出期待的光,微微张开了双手——宛如等待着哥哥给自己送上礼物的孩子。
  那个瞬间叶天征只觉胸口撕心裂肺的疼,举步维艰,虽然极力压住了咳嗽的声音,可那无声的咳却依然带出了一口口的血,从唇角慢慢溢出——那是天籁,那是天籁,那是天籁!那就是八年前被他遗落在火窟里的天籁……他曾那样爱若珍宝的妹妹。
  眼前的一切仿佛模糊了,只有火把的光在跳跃,火光下沿路盛开的曼珠沙华犹如烈烈火焰——八年后,重新出现在他面前的天籁,依然保持着离别时的最后模样,抬起大大的眼睛期盼地看着他,张开双手等着他抱,等着他带她离开这个绝境。
  然而,他却将她遗落。
  叶天征只觉手中的剑如同有千斤重。父亲去世已经多年,他成为试剑山庄庄主已经多年,大劫后的废墟上,他赤手空拳带着残余的下属重新建立起了试剑山庄,种种的权谋、争夺、背叛和被背叛——山庄重新建立起来的时候,原先的叶天征就已经彻底死去了。
  然而在此时、此刻、此地,在他提着剑一步一步接近那个微笑的女童的时候,那样剧烈的苦痛却提醒了他:原来,一切都是依然存在的……然而,时至今日,他必须要阻止她,必需要阻止她!不惜一切代价,也不能让她将死亡传播到这里。
  南宫陌斜眼看了一下挚友,目光中流露出深切的哀悯和焦急,忽然间,他一把拉住了叶天征,同时一剑削开了那个布包——利剑过处,那个布包片片碎裂,里面只包了团棉絮。
  灭魂剑剑光腾起的时候,周围僵尸忽然出手,拦住了两人,显然早有防备。
  然而那样突然的举动,却让叶天征和女童同时怔住。
  “这是假的!这是假的!没有人头……我们骗你的,小叶子!”没有看身边叶天征苍白的脸色,南宫陌只是收起了剑,大声宣布,仿佛生怕对方听不见,“我们本来想骗你的,小叶子!不过我们知道你一定不会上当,也知道你一定不高兴我们骗你,就决定投降啦!”
  “哦?”女童惊愕的神色到这时才有些缓解,唇角泛起一丝琢磨不透的笑意,看向那两个赴死的年轻人,忽然间唇角那个笑意弥漫开来了,“哈哈哈……南宫,你真有意思!可是哥哥啊,你还是不够高明——不过也算是你们运气好,没有再上前一步,否则……”
  女童微笑着,忽然间小手探入肩舆后面,随手轻轻一拎,就将一个白衣女子拎到了面前:“否则,在你们的剑出鞘之前、这里就会多出一个好大的盾牌哦!”
  “玉箫!”在火光映出那个女子苍白的脸的瞬间,叶天征南宫陌同时脱口惊呼。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