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月明·沧月

 
 
 

日志

 
 

风玫瑰  

2006-01-12 13:49:58|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搭档从格子间里探出头,一脸沮丧的说怎么舟山地区的风玫瑰就是搜不到呢?
  我们正在做一个舟山的项目。在这个邻海的城市里,风是比光更重要的因素。它带来新鲜的空气和雨水,穿透房子的窗户和社区的组团。从海上来,回到海上去。
  我愣了一下,就为“风玫瑰”这三个字。
  很久很久以来,自从课堂上知道风玫瑰是什么后,心里就有某种触动。一直想写一部同名的小说。想象中,那应该是一个寂寞的故事。
  关于风和光,关于花与四季,关于更替和聚散。
  每次笔在雪白的拷贝纸上划着的时候,看着资料图里那一朵风玫瑰,脑海里就会缓缓浮凸出那个模糊的想象。想象着一个四季有风的小城,玫瑰会随着风的到来开放,那里应该有一个寂寞的人独自守在高楼的一隅,将风到来的痕迹一一记录下来。风是自由的,掠过城市和森林,呼啸去向远方。然而那个人却是困守孤独的,在摩天大楼的森林里,闭目闻着风的气息,想象着它的来处和去处。然后,用纸笔记下它到来过的痕迹。
  很多很多年后,那个人一生的守望,只是化成了密密麻麻的数据积累,最后印在纸上,固化成一朵风玫瑰。
  永远只能绽放在纸页里的,平面的,孤寂而干枯的花儿。
  在我的心里,那应该是一个小资的,黯调的,低哑的故事,现代的灰色气息。
  或者适合蚊子,或者适合椴,或者雪鱼。然而似乎不合适我。
  多年来不时的构想,始终只得了一个模糊的轮廓,无法触及,更无法清晰的固化下来。于是,只能远远近近的怀想,在每次看到不同地域的风玫瑰图时,恍惚的想起。
  前几日好友生日,三五手帕交聚集一处,闲谈之余,某个已婚的JJ叹息着如今的生活平淡,觉得一生虽然才过了二十几年,却仿佛是看得到头了,倒不如你们单身的,尚自有未来可以想象。
  虽然笑着说那不过是围城而已,然而心里也是一动。
  很多时候,看着地图,常常会忍不住想:这个世上所深爱的人、究竟藏在这片图的哪里呢?忍不住低了头,细细一寸一寸看过去,只觉每个地名都给人想象,每一处,都可勾勒出一段传奇。看得久了,便换了图,从书架上找出那些发黄的书来——都是历史系毕业的母亲留下的资料。一张一张的,摊在眼前,细细揭过:秦汉的古地图,唐宋的疆域,明清的旧卷……
  而哪一生哪一世,自己又曾在哪里?那个人,又在何处?
  是什么样的开始,又是什么样的结束。
  多少载的光阴匆匆过去,沧海桑田,风起云落。是否,在每一世里都有这样一个女子,在深宵安静的灯下,对着古旧的地图出神,细细的低首看去,手指一寸一寸的、轻轻抚过。
  就似在、探着触着宿命的痕迹?
  PS:虽然,我所看的地图以楼盘图为主,更多想着的是杭州哪处地方适合置业买楼,但不妨碍偶发散性的思维随时随地都可以逃逸出来~^m^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