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月明·沧月

 
 
 
 
 
 

【图文】武当-显陵

2008-11-5 16:36:52 阅读4041 评论6 52008/11 Nov5

 

08年真是反常。作为一位资深宅女,我以前三年出去的时间加起来都抵不上这一年。

今天又刚从武当山回来,花了半天才把照片倒出来……上周二开始,应邀和今古传奇武侠版的诸位作者一起参加了武当主办的“武林大会”(第三届世界武术节),看到了好几个老熟人,比如小椴璎璎三哥时未寒,经年不晤,当真是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啊~呃,此外,还看到了很多武当请来的当今武术界高人,全国各地都有,拳剑刀枪各有所长,很是开眼界。

收到一张名片,赫然看到上面印着“青城派掌门某某某”,真是把我吓了一跳,这感觉~简直太奇幻了!只可惜没有见到长江大侠吕紫剑,那个昔年和霍元甲齐名的百岁老人。

下面那位老人好象叫做白鹤道长,还真当得上“鹤发童颜”几个字~

【白鹤亮翅!】

【武当】

【一路从山下碰到道观就求签,结果开头抽到的都是上上大吉,到金顶却只抽了个中上,我估计真武大帝一定是被我反复问得不耐烦了==】

【白云深处】

【逍遥谷石桥】

【岩壁上有很多题字】

【蚊子的拍照技术】

【驼碑的乌龟~(好象不是乌龟?)】

【古琉璃窗扇,很精美】

【最搞笑的一张】

大会吃饭的地方,赫然还挂着一张巨大的喜字,于是干脆和蚊子娱乐了一把:P拜堂后两个人还相互交换了戒指——她拿一个换了我两个:(

不过~~想象ing,娶了这个女人的某男可真需要一颗强健的心脏。神啊她真是太刻薄了~木头和椴都被她毫不留情地开涮了,痛哭流涕之下两人强烈建议她改文风,觉得凭着这刻薄如刀的嘴唇,她绝对有实力去走张爱玲或者围城那样的路子~我问她,将来若大婚需要我这个闺蜜送什么样的贺礼?结果这把剃须刀看了我一眼,冷冷回答:结实耐撕的床单。

@#$@#^&……

【明显陵】

去完了武当后,几个比较要好的朋友决定再自行出去玩两天,讨论地点。

蚊子:去哪里好呢? 椴:要不显陵吧?

我(茫然):显灵?什么显灵?

其余几人:#$%&*……你有没有文化啊!!

【御道两旁一只没有头尾的石羊……蚊子说,可以用来当跳马~】

【显陵不远处的莫愁湖,阴雨天看起来很美丽】

【椴家的静物】

【两生花采的花~~~】

【嘻嘻,最后附送一张偶的工作照。木剑客要调回武侠版任主编了,看来忘川我不想填也得填了@@】

累了,暂时就酱紫。希望一周后去完日本,就不要再到处奔波了~

今年真是个旅游年啊= =

 

作者  | 2008-11-5 16:36:52 | 阅读(4041) |评论(6) | 阅读全文>>

台州·杭州_沧海月明·

2008-10-21 16:05:52 阅读4211 评论4 212008/10 Oct21

 
 

呼,累死我了。这个周末总算一切都顺利的结束了。

两地奔波。周六在母校参加高中校庆,混在人群里偷偷进去,又混在人群里出来。在那里看到了几位当年的老师,不过左顾右盼也没有看到一个认识的同学。原来十年的时间毕竟会改变很多事,这个在我走后搬迁的新校区几乎让我完全陌生了,彷佛魂魄归来却找不到故乡>_<。

在办公室里和蒋老师说了一会闲话,然而不知道怎么走漏了风声,还是被一些学弟学妹找到了@_@。于是,在校服上签了很多的名。还有的人脱掉外面的校服再签里面的衬衣,恨不能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当中全密密麻麻写满-_-大概觉得画符后将来可以用来辟邪?其中有个学弟,俊秀得让我抬头一看不由倒吸一口气,心里登时想:靠怎么当年我读书的时候就没有遇到这样的高货呢?老天太不公平了啊啊啊~~本来想顺口调侃他一下问小底迪在学校是不是有很多MM追你啊?后来一想,哦,不行,偶要保持光辉伟大的圣母玛丽亚形象,不可以随便开口调戏腼腆小正太,不然会给人家留下心理阴影滴~~克制,克制。

那边,蒋老师被一群学生围着问你是不是很自豪教出了沧月?老师回了一句让我大跌眼镜的话:“不。我认为天才的学生不是老师所能教出来的,只有差生才是老师教坏了的。”

囧。好NB的回答吧?虽然我也并不是什么天才。

在语文办公室里看到了一叠考试卷子,里头有一道选择题倒是很有意思,内容大概是说:在人的一生里,只有7次大的机会,其分布时间大概从25岁开始,75岁结束,在那期间平均每隔7年会出现一次机会,那之前和那之后概率都小很多——当时想了一下,觉得似乎说的有点道理。但再一想,能活到75都概率小很多,那不是废话么?。不过人生的路很长,但最关键的的确不过就是那么寥寥几步。人无法同时在两条路上行走,在交叉点上的选择,将决定一个人一生的成败。

所以,不惜唠叨一些,在此写给我的小校友们看:)

呃,虽然偶和你们是同校,但老师绝不会因为你们在课堂上偷看的闲书是偶写的而手下留情>_<。而且,也不要用偶来当作例子觉得上课不务正业也无所谓——虽然我当时活得的确有些跑题,但进入温中时的成绩是全校第二,出去时好歹还是第七,而对于相差一分就可以差好几名的联考而言,这个浮动幅度可以忽略。所以~~~可以说,偶在涂鸦的时候也并未耽误学业。

而至今为止,我还是觉得中学时应该乖乖读好书,考个好大学。至于那些爱好,其实大可等你的人生之路稳定清晰一些后再来发展——如果到了那时候你依然肯定那是值得你赌上一生去做的事的话。当然,自认为自己1000%绝对是某方面天才出名要趁早晚一天都是耽误的除外。

前路漫漫,好自珍重。

当晚赶回杭州。坐的夜车,第一排第一个位置。感觉很奇特。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类似的错觉。在夜晚的高速公路上行驶时,会让人觉得像置身于黑暗的时间河流之中——车窗外道路两旁的万家灯火在不停掠过,可以想象每一个窗子里都有不同的故事和人生。你路过,看到,了解,或者会把它们写下来,然而却不能驻足。你只能在黑暗的河流上独乘一舟,顺水而下,间或分散,间或聚首。到最后,还是终归大海。

很多年来,在夜里穿梭于不同的城市之间时,常常会陷入这样的恍惚错觉。

——是不是这就是如椴所说的“你在本质上比璎璎更虚无”呢?

周日是签售会,见到了很多读者。杭州读者比较文静温柔,热情内敛,和我想象的几乎一样:)经过提醒,也没有再用闪光灯直接对着我眼睛猛拍~~~后援会的会长恋恋和几个MM一直在帮忙,还有从上海赶过来的,真是非常感谢。

结束后一群人先去了附近的一茶一座小憩。结果,在点单的时候,服务生MM拿着笔记到一半,忽然一眼瞥见桌上的书,脱口惊呼起来:“天啊,风玫瑰终于出来了么?为什么我一直没见书店有得卖?你们是在哪里买到的?”——整桌人登时被雷得外焦里嫩,面面相觑。

喝茶完了后一起杀去K歌,一直K到现在刚回来,筋疲力尽。

这次还见到了向羽纱MM,01年我在榕树下最早的几个读者之一。这个如今在杭州学编剧专业的MM居然是个超级麦霸,一个人刷屏唱满了半场——散后她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大概意思是说,如果不是在七年前遇见我,她的人生如今可能是另外一种模样,多年后想要在此表示感谢云云。

其实这让我很心虚。我从未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影响和改变别人的生命轨迹;更加没有把握,一定能引导别人上升而非误导了某人……so,还请大家不要把我看得太重:)说到底,我不过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偶尔有幸路过你们的生命而已。而人生的路,毕竟还是要靠你们自己去走,去判断,去选择。

嗯……松一口气,这本难产的新书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接下来不会有什么签售活动了,在月底去武当山参加今古武侠笔会之前,重新清净下来的我决定开始继续填一会坑。

《忘川》真是命运多舛磕磕巴吧。它的构思经过其实和以往的大大不同。以前我都是留着结局不去构思,才有动力一路奔跑向连我自己也未知的终点,但这次我是先想好了结局,再反过来推算开头情节的。一开始想着要平起,慢热,蓄势——结果中途事情太多,分了心神,最后的结果就是写了十六万字后,还不等开始发力,在写到最关键最high最需要爆发力的地方之前,居然就觉得疲倦了-_-!。

从七月到九月,三个月一字未写,反而把原来的开头删改了许多,越改越意兴阑珊。看来还真不能这样写啊……一早就知道了结果,反而没有兴致去开始跋涉了。

不过,握拳!作为一个有着圈里“最靠谱的作者”称号的人,我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重新积蓄力量,早点把它有始有终的填完。免得半生英名一朝丧~

最后,意识流地说一句:靠,钱蓉真是太NB了,“风玫瑰最后一段有寂静岭的味道”,这女人居然连这个都能看出来?!~~不过我也给她出了一道难题:《风玫瑰》里面,有一段约三千字的部分,其实是江南直接代笔写入的,但我们两个风格相近,就算削笔其间也几乎浑然一体——Qustion:大家能看出是哪一段么?猜中有奖

好了,晚了,睡觉。

美女今天在杭州延安路书店签书,人气不错啊,下午在图书馆路过。
(2008-10-20 00:15:35)
果然,半夜开始改稿子前飘来看一下是对的。
嗯,风玫瑰很好看。月姐加油!
忘川第三期连载买到了,但是其实以前已经看到过了,期待后文~
其实,因为上一次说好了要给同学带签名风玫瑰却没有买到,其实是想跑一趟杭州的,可是没办法,这两天又要上课又要琵琶考级……555
话说,月姐真人真的比照片美~那一个叫惊艳啊!
(2008-10-20 00:21:59)
(2008-10-20 00:24:01)
啊啊啊啊 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居然这么这么靠前?!!!
月姐啊1!!!
月姐啊1!!!!
爱死你了……!!
从13岁,到现在20岁……那么长的距离……
都在你的陪伴下走过来了……
感谢你……
月结……以后注意休息啊……
(2008-10-20 00:29:17)
在电脑还剩下最后几分钟电的时候瞄一眼blog果然是明智的...月姐发文好迅速^ ^``我们刚到宿舍不久你这边都出来啦..现在从上海过来的那位亲就直接被拐带到我们宿舍休息了``能这么近距离接触到月姐姐大家都好开心^ ^``竟然还幸运上了月姐的博文..^ ^..
录的歌也好好多``我手机很英勇地在录完你们最后一个音符之后才阵亡关机..^ ^``
谨代表月会其它许多没能到场的亲和宿舍中已经沉沉睡去的那位上海的亲祝月姐愉快``^ ^``
(2008-10-20 00:33:44)
我也坐惯了夜车
当众人皆睡我独醒的时候
总感觉是在巨大的黑洞中穿行 
大家都被施了咒 被列车带到不知明的地方 
隔了很久才看到有灯的站台 才又有了踏实的感觉
原来停泊 对于我们来说都很重要
(2008-10-20 01:03:57)
15岁到如今22岁,时间仿佛一晃而过。因为月喜欢上了新武侠,因为月认识了现在的知已好友,也因为月更加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如今考研将至,自己与好友也在为人生的目标而更加努力.

祝福月姐,期待你的新文,也很想去杭州亲眼看看,不过知道月自己的生活是很淡泊的,所以也不敢贸然打扰.

风玫瑰我还没有买到,很是期待.如今新武侠当初的繁华已经不再,而自己最看好的还是月跟椴。期待忘川跟开唐.
(2008-10-20 01:09:16)
啊啊啊!忘川啊!!!!使我重回初中看听雪楼的记忆!!!!月姐加油!不过不用太着急~~我们有耐心。嘿嘿
(2008-10-20 02:13:14)
唉,月姐好歹也得给点提示啊,至少要说一下是在前半篇还是后半篇。这个很难猜,两个文风太相似了,当时看江南写的某某文的时候,我都有“啊,那好像是沧月写的呀!”这样的错觉。
是不是原纯死的那一段?汗……我书借出去了,此刻纯粹是乱猜的……
(2008-10-20 03:17:27)
或者,是西泽尔杀死教皇的那一段?囧……我果然在乱猜。
(2008-10-20 03:20:10)
说句实话,又看了一遍,怎么看怎么觉得第一大段里,月姐有点自恋啊~尤其是那个,进来第二,除去第七……囧。
(2008-10-20 03:28:17)
“在夜晚的高速公路上行驶时,会让人觉得像置身于黑暗的时间河流之中——车窗外道路两旁的万家灯火在不停掠过,可以想象每一个窗子里都有不同的故事和人生。你路过,看到,了解,或者会把它们写下来,然而却不能驻足。你只能在黑暗的河流上独乘一舟,顺水而下,间或分散,间或聚首。到最后,还是终归大海。”
对JJ这段话灰常有共鸣^_^
(2008-10-20 06:35:39)
(2008-10-20 06:39:28)
"在电脑还剩下最后几分钟电的时候瞄一眼blog果然是明智的...月姐发文好迅速^ ^``我们刚到宿舍不久你这边都出来啦..现在从上海过来的那位亲就直接被拐带到我们宿舍休息了``能这么近距离接触到月姐姐大家都好开心^ ^``竟然还幸运上了月姐的博文..^ ^..
录的歌也好好多``我手机很英勇地在录完你们最后一个音符之后才阵亡关机..^ ^``
谨代表月会其它许多没能到场的亲和宿舍中已经沉沉睡去的那位上海的亲祝月姐愉快``^ ^``"
囧,偶们就是月会其他许多没能到场的亲,
(2008-10-20 06:40:47)
你好了不起..人生路上几乎永远都是第一.
(2008-10-20 06:41:37)
(2008-10-20 06:42:12)
(2008-10-20 06:45:19)
(2008-10-20 06:46:33)
(2008-10-20 06:50:07)
昨天,哦不应该说是凌晨的时候像赶集一样回完了帖,电脑瞬间黑屏,宿舍陷入一片死寂. 
床位不够,于是窝在椅上想着就这样过一夜.后来夜半身体僵硬到发麻,下意识地醒过来,亦不知是几点,只是困意全无之后连心绪也随着一起平静下来,于是抽出架上的本子,借着mp3和手机微弱的灯光,一气呵成地竟就填完了搁置已有良久的新歌的下半首.
写成之后外面天已经朦朦开始发亮,下意识地动了动冰凉的手脚,那时候才恍觉许多记忆竟洪潮一样涌过.有很久很久以前的,有刚刚知道你时的,有成了月迷之后的,也有不久之前,和昨天的.想着想着就沉沉地睡过去,再醒来已经是半小时之后,宿舍刚好来电,于是开机,上线,重新回来看你的博文.
发现果然,是和最初的版本有了变动.同样沉寂了颇许的文字.
你说你从未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影响和改变别人的生命轨迹;更加没有把握,一定能引导别人上升而非误导了某人.其实我不知道该怎样来作答.
因我本身亦是受你影响颇多,多到成了一种习惯而无法自拔.却始终说不上是引导更多还是误导过多,而我却知,我原先的轨迹,本不是如此.哪怕最终表现的表象或许会相同,内里却本不是如此.
或许没有什么好坏的差异,你更多的是让我的生命变得想象不到的丰富.
所以其实有时候一个人不要总让自己背负太多不必要的债,因为你只是给了我们一个改变的机会,而怎样去变,终究是由我们自己来选择.或好或坏,或者不好也不坏,怨不等天,也怨恨不得人.
但却无外,都将是值得纪念的一段心路.
(2008-10-20 06:58:00)
(2008-10-20 07:27:44)
(2008-10-20 08:14:02)
第一次的那回眸,就决定了这一生的相守。当我第一次看到《飞天》的封面,我就知道不需要多少语言,我与作者已经是知己。从镜系列到风玫瑰我们一路走来,相互扶搀,是你给了我精神中的吹花小筑,而我们的鼓励又是你写作的动力。让我们互相搀扶之到世界寂灭!
(2008-10-20 08:20:46)
(2008-10-20 08:28:02)
(2008-10-20 08:33:05)
(2008-10-20 09:07:49)
竟然是昨天!我竟然睡了一天!早知道也去了!55555555555
(2008-10-20 09:17:01)
(2008-10-20 10:19:14)
从新疆考到浙江确实是明确的选择~~

以前在新疆,书总是到的很慢的 

现在已经可以买到了~~

虽然是大早晨坐火车赶到杭州排队买月姐姐的签名书,但是比起在新疆来说要好太多了。

终于见到了月姐姐~~

心情那个激动啊~~

 


作者  | 2008-10-21 16:05:52 | 阅读(4211) |评论(4) | 阅读全文>>

海上花

2008-10-15 16:42:01 阅读3811 评论1 152008/10 Oct15

上个周末,在上海出席了《风玫瑰》的首发签售以及久久读书人的一个活动。

    话说我一直以为这本书在国庆前就发货了,还在奇怪为什么大家都说买不到,难道是渠道堵住了?后来看了出版商老路的博客(点这里),才知道上周末才是名副其实的“首发”——也就是说,从那一天开始,市面上才真正找得到这本书海上花 - 沧月 - 沧海月明·沧月。对前面无数次放鸽子,让李寻欢去承担一切责任吧!~谁叫那人居然把这本书当作了自己生日的礼物= =

    关于周末两天的上海之行,简略的用几个关键词概括一下吧:)

    1.读者

    上海的读者们,你们的热情让我倍受惊吓。

    没出电梯的时候,就听到了外面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心下一阵诧异。电梯门一打开,我什么都看不到了,眼前只有一片刺眼的白光,耳边听到保安努力维持秩序的喝声——那一瞬间我下意识的往电梯里退了一步,对这样汹涌热情有点畏惧。我一直以为我的读者都是和我一样安静内向。

    那些来现场采访的记者也被这场面吓到了,被人群阻隔,无法挤过来采访,只能在一边对钱蓉碎碎念:“这哪是作家签售,简直是娱乐明星出场嘛。”——囧。

    令人抱歉的是,因为这次书城方面对大家的热情估计不足,备货更是不足。导致不仅要限购,而且后来的一些读者排了很长的队却没能买到,只能打了白条。非常抱歉。在19日杭州签售会上,一定能保证大家想买多少就有多少:)

    同时,也感谢那些自发来维持秩序的读者MM们,你们辛苦了。

    2.记者

    在东方网做视频采访的时候,和主持人嘻笑调侃了一小时,赫然感觉到什么叫做游刃有余。

    想起四五年前所谓“出道”之初,自己面对镜头是多么的不自在和抵触,对那些问题是多么的谨慎,让采访者直嚷“不要我问一堆你才答一句多说一些啊不然我们怎么写”,青涩得宛如一颗没开窍的木瓜。而如今身经百战滴偶,已经可以在谈笑风生之间化解所有问题,无论是八卦的还是敏感的,软刀子还是迷汤,几乎是百毒不侵:P

    哼哼,偶光明磊落一身清白,当然是事无不可对人言,不过你越想知道偶就是偏偏越不告诉你~~

    周日,和南派三叔一起出席久久的活动。自然也少不了记者会。结果发现南派他虽然出道时间不长,回答问题却是甚为老练。记者们当然希望我们语不惊人死不休,不过他们挑起的话题都被我们两个轻松的回避了。问来问去问不出什么,有个记者抱怨说你们打太极打得简直是默契无比嘛,忽然间,南派无比意识流地冒出了一句“嗯,就像史密斯夫妇”。爆。幸亏那句话没被桌子那一边的记者群听到。

    不过男的毕竟是男的,打太极打太久,有时候也会骤然冒出一句极猛的话来。比如在座的陈村老前辈批评了类型文学,说了很多意见,而南派只回答了一句:“其实所谓的评论家们无论说什么,对我们来说都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和作用的”,简直是太不给人面子袅——黑线。看来偶还是太温柔敦厚了>_<

    3.被迫害妄想症

    自从日前阎崇年老先生签售时被人打了后,好像好多作者都陷入了签售恐惧症之中。而其中南派无疑是症状最严重的——周日下午久久读书人做活动的时候,他一直很不安,总是说他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我看到他那么紧张,握拳说没问题我会保护你的!他还是左顾右盼神经兮兮,打量着每一个上来要求签字的读者,觉得每个人都有可能对他饱以老拳。

    那天的签售只不过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我就快被神经质的他折磨得崩溃。

    有人建议说,以后作者签售是不是应该放个长桌,让读者在桌子那一边把书给推过去,签完了作者推回来,不能近身三尺?我想这又不是秦始皇……而且,保不准人家早有准备,就算隔了长桌,说不准从袖子里拿个苍蝇拍,啪的也就扇过来了海上花 - 沧月 - 沧海月明·沧月

    话说回来,读写之间的关系如果弄到这样的地步,那还不如永结无情游相期渺云汉去罢。

    4.麦霸

    虽然行程如此紧张,周六晚上,我们一群人还是在钱柜好好的飙了一场歌。其实从头到尾只唱了3小时,但因为在座有太多麦霸,个个一上来就抱着麦克风狂吼死了都要爱天高地厚什么什么的,每一首都是大大耗费嗓子的歌。一气唱得半死,连结束后宵夜时候说话都气若游丝。

    天外有天,看来这个周末在杭州绝对不能再和人抢话筒唱信乐团了。

    5.书

    不是自吹,《风玫瑰》的确制作精美,超过我以前任何一本书。只可惜里面字排的太小太密了一些,看起来有点吃力。有好多人和我说这本的定价太低了,四十万字的书只卖25,其实分开出两本都绰绰有余。听得多了,让我也觉得有点吃亏啊……

    无论如何,希望大家拿到书后会喜欢:)

 

ps:小校友们,我的确是18日会回老家一趟,参加高中母校的160年校庆的。到时候见:)

    十年弹指如一梦啊。不知道能见到故人几许?

作者  | 2008-10-15 16:42:01 | 阅读(3811) |评论(1) | 阅读全文>>

【预告】10月《风玫瑰》签售安排

2008-10-6 8:58:00 阅读561 评论1 62008/10 Oct6

对拖了N久终于上市的《风玫瑰》,出版公司初步安排了以下两场活动:

    上海场>>
    时间: 2008年10月11日(周六) 下午2: 00 
    地点: 上海书城二楼报告厅 (黄浦区福州路文化街465号)
    公共交通: 公交14、71、112、46路,隧道三线,轨道交通1、2号线
    -------------------------------
    杭州场>>
    时间: 2008年10月19日(周日)下午2:00
    地点: 新华书店(庆春路店)    (下城区庆春路217号(近延安路) 庆春路沿线)
    备注: 
    1. 由于杭州书店方面商业压力, 各位手持当日于书店购买的<风玫瑰>的朋友方可签售自带旧书
    2. 同时, 为了答谢粉丝,图书公司组织了当日于书店现场购买《风玫瑰》即可有机会抽取大奖的活动. 奖品包括韩寒, 蔡骏等知名作家的签名T-shirt, 八位作家联手签名的新书<七喜> (沧月, 韩寒, 石康, 饶雪漫, 蔡智恒, 蔡骏, 孙睿, 江南) 等诸多心动大奖~

    请大家,特别是同在杭州和上海的读者们相互转告。
    这是初步安排,若时间地点有所变动,我会第一时间在博客上宣布,还请大家留意:)

    最后,祝大家国庆假期愉快~

作者  | 2008-10-6 8:58:00 | 阅读(561) |评论(1) | 阅读全文>>

水岸

2008-9-24 12:32:17 阅读525 评论0 242008/09 Sept24

其实很懒得更新博客。爬上来换了一首歌,齐秦的《水岸》,大学时很喜欢他。
    我依旧在你身边看着你
    就象水和岸一样   
    前几日某晚的路上,一个可爱的罗丽MM从身后追上来,问“你是沧月么?”。想也不想,下意识的否认——其实这不是说谎。在现实里我只是我,一个做完了美容准备回家的普通建筑师。所以,你在路上看到的的确并不是沧月。所谓的“沧月”存在于虚幻,现实里只有在某种特定场合才会出现:)

    比如国庆的读书活动,或者十月中旬的《风玫瑰》江浙沪签售。

    除此之外,就连我的父母家人所接触到的人也不是沧月,而是普普通通的我。那个沧月并不是他们的孩子——她只是我自己的孩子,21岁时诞生于我灵魂深处里。她一直借着我的躯壳看外面的世界,指给我看前路,引导我上升、告诉我要继续等待,作出选择,或者决然放弃。以前只有在虚拟的创造里她才会出现,但如今渐渐地她似乎长得

作者  | 2008-9-24 12:32:17 | 阅读(5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其他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